七月流火

不定期掉落各种cp段子……

卜岳《七日之都》上

1:第一次写三次元人物,极度OOC,不喜点X。

2:没玩过七日之都,也不知道剧情,只是因为首页太太一直在画,灵感完全来自这几个字的字面意思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。

正文:

临近傍晚,贝克小镇破旧的小酒馆里迎来了一位外乡人,他整个人被笼在一块漆黑的大斗篷里,高大的身影瞬间将门口柔软的阳光遮去了大半。

他一定是经过了一场恶战,浓厚的血腥味让屋内嬉闹的客人齐齐停止了交谈,行起了注目礼。

或许是察觉到了自己的到来有些唐突,来人站在门口没有继续往屋里走,反而摘下了漆黑的手套,露出了一双白皙修长的双手,随着那件笼罩在他全身的斗篷相继摘下,神秘的外乡人露出了本来面目。

他看起来很消瘦,眉目之间因为赶路有些遮掩不去的疲惫,头发也乱糟糟的扎在头上,可即便如此也没能压下他那张过分出色的容貌。

他有着沿海小镇很难拥有的细腻皮肤,秀气挺拔的鼻梁下薄薄的嘴唇抿成一道冷漠的直线,像是一朵在暗夜里盛开的白色玫瑰。

酒馆的老板先反应过来,招呼道:

“嗨,这位先生,要来一杯吗?”

外乡人点了点头,终于动了,门外的阳光随即争先恐后的在他身后铺散开来,这让他像是纯洁的天使踏着星芒而来。

“一杯玫瑰之吻,谢谢。”

出乎意料的,他十分老练的点了酒馆里最烈的一杯酒,老板闻言有些不赞同的道:

“这位先生,这可是本店最烈的一种酒,您确定要它吗?”

外乡人点点头:“当然。”

说实话,这和这个人的外表一点也不符合,但既然客人这么要求了,老板也只好照办了。

老板很快为他送上了一杯玫瑰之吻,借机打探问他是不是离家出走的小少爷,才会在这里借酒消愁。

外乡人闻言突然笑了起来,他笑的时候漏出了一个小小的虎牙,眼睛微微眯起,这让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冷漠,反而多了几分可爱。

“您为什么会这样想?”

老板道:“当然是因为您这一身看起来可不便宜,况且只有有钱人家的少爷喝酒才会像您这样……”

老板比划了一下他方才的动作,外乡人瞧见笑的更开心了。

他穿着一件十分考究的复古衬衫和小夹克,上面绣着不知名的图案,露出白皙的手腕端着酒杯,他的手指修长,身形伶仃,更衬出那手腕纤细,给人一种不小心就会折断的脆弱感。

这或许也是老板认为他是个小少爷的原因,因为只有那些有钱有教养人家的少爷才会看起来这样娇贵。

外乡人闻言神秘的摇了摇头:“那您可猜错了?”

“哦?”老板好奇道:“那您是?”

外乡人道:“我是一位冒险者。”

“噗嗤!”老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连带着屋里的客人都哄然大笑起来,明显当他说了一个笑话,外乡人见此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,也不辩解。

小少爷……哦不,自称冒险者的外乡人叫做pinkray,据说来自很远的地方,他说自己在寻找一样东西才经过这儿。

贝克小镇实在太小了,不过短短一天的时间这位冒险者消息就随着海风灌满了整个小镇。

katto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是第二日的傍晚,他刚从海上打鱼回来,小麦色的皮肤被烈日晒的有些发红,他胡乱的冲了个澡,坏了半个玻璃窗的浴室外传来孩童们对于外乡人的叽喳喳的议论声,这让katto对这个突来的冒险者感到了一丝好奇。

毕竟贝克小镇已经很久没有外人来过了,他打听到冒险者的住处,在拂晓之际穿过错综复杂的小巷,到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,地面还余存暴晒一日的热气,凉风又挟裹海水腥气索绕鼻侧,katto已经习惯了这难耐的气味,熟练的爬上旅馆后那棵一人怀抱粗的香樟树,躲在二楼的窗外看着空荡荡的房间。

没一会,浴室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,外乡人应该是刚洗完澡,穿着旅馆统一的睡衣,背对着自己露出纤细的小腿和白皙的脖子,他湿漉漉的头发还滴着水,人就无所顾忌的躺在了床上。

Katto看着旅馆干净整洁的床单没一会就浸湿了一大块,在联想自家那块缝缝补补多年的床单不免有些心疼,小声啧了一声。

他的声音小而短暂,隐藏在树叶哗啦啦震动的间隙之中,一般来说很难被人发现,可下一刻躺在床上的男人却猛然坐了起来,一瞬不瞬的看来过来。

katto下意识想要跳树逃,可在接触到对方的眼神之后却顿时立在原地,就像是童话世界里被巫女施了魔法的小人一般动弹不可。

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神啊,像是时光的碎屑散落在了眼里,扑闪扑闪就能涌出晶莹的珍珠来。

katto一时间竟然看呆了,直到察觉到对方眼中的愉悦才尴尬的回过神来,讪讪挤出一个笑容不知如何是好,冒险者倒是笑了起来,走过去打开窗户冲他招手:

“嗨,你要进来坐一会吗?”

冒险者为他到了一杯茶水,然后在他对面坐下自我介绍道:

“你好,我叫Pinkray,是一位冒险者。”

Katto有些拘谨的端着茶杯,忐忑不安道:“我叫katto,我……我听说了您的消息,请您千万不要对我的失礼见怪,我只是……我只是有些好奇……您可能不知道,我们这里太久没有来过外乡人了。”

Pinkray面容温和的听完他的解释,善意的笑道:“我知道,你放心,我并不会因此责怪你,反而我该感谢你的好奇心,让我多了一个朋友。”

“朋友……您是说?我是您的朋友吗?”katto不敢置信的惊声道。

“当然。”

大概是察觉到pinkray的认真,Katto终于卸下的紧张,露出了今天第一个真心的笑容。

事实上,他生的极为高大,眉目轮廓也非常锐利,光是坐在那儿都会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,可此刻笑起来竟还有几分天真的稚气。

“我可以称呼你katto吗,你也可以直接叫我pinkray。”

“当然。”

“那么,作为朋友……”katto有些不好意思的舔了舔嘴唇:“我可以问一下,你是在找什么吗?”

窗外的月光穿过玻璃窗在室内洒下一片银霜,Pinkray的脸在月色下也近乎苍白,他瘦弱的身体裹在宽大的浴袍里沉默的如同一朵时间凝固的昙花。

就在katto以为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时,他伸了伸手,细长的手指交叉并握,如同纤弱的花朵抖动花瓣,露出花梗上的伤痕:

 “其实我在寻找一个地方。”

“什么地方?”katto盯着他的手指问。

“七日之都。”

“那是什么?”

Pinkray颇为神秘的道:“传闻中生活在七日之都的人可以不老不死,于天同寿。”

Katto闻言终于移开了紧盯着手指的眼神,惊讶道:

“这么厉害吗?”

Pinkray点点头,淡淡笑笑:“是啊!”

“那你找到了吗?”

Pinkray目光微动,摇了摇头:“还没有,所以我才来到这儿。”

katto了然的点点头,又激动的说:“那我帮你吧?”

“好啊。”

那天晚上他们聊了很久,pinkray实在是个温柔的人,面对katto仿佛永无止境的好奇心似乎永远不会有不耐烦的时候。

他总是温柔纵容的笑着,回答着他一个又一个无厘头的疑问。

直到katto打了第七个哈欠的时候,才无奈的笑道:

“先睡觉吧,有什么想说的明天我们继续。”

katto这才发现已经凌晨两点了,连忙起身道歉:

“啊,对不起,打扰你睡眠时间了吧?”

Pinkray摇摇头表示并不介意,但是katto反而更加愧疚了,Pinkray刚来这里肯定还没有休息好,就被自己拉着说了这么久,他急匆匆道完歉就要离开。

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又扭头停了下来,pinkray奇怪道:

“怎么了?落了什么东西吗?”

katto摇摇头,像是有些难以启齿,挣扎着犹豫了好一会,目光还是不由自主的落在了Pinkray的手上:

“pinkray,作为朋友,我想劝告你,不要扣手了,你的手已经很多伤口了。” 

Pinkray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双手,原本白皙无暇的手指此刻血迹斑斑,新旧伤口交替出奇怪的脉络,仿佛时间的流失就藏匿其中。

katto无不怜惜的说道:“你的手指原本很漂亮,你该对它温柔一点。”

说到这他揉了揉鼻子,有些害羞的红了耳朵,却依旧执拗紧盯着对方的眼睛:“像你这样漂亮的人,身上留下任何伤口都罪无可恕。”

Pinkray被他眼里的温柔和真诚所打动,不由感到难以言喻的心酸和悲痛,他喉结滚动,踮起脚尖于对方做了一个贴面礼:

“谢谢你,我最亲爱的……朋友。”

终于明白我为啥二次元永远站冷cp了,可能是我三次元站的太甜了。
前有凉念十年安定,后有卜岳来势汹汹。
从不站三次的我就站了这两,然后发现我可能把别人一辈子的糖都看完了……

有生之年,我终于萌了一个热cp,此cp之牛逼让我一个从不磕三次元的欲罢不能。
那不是磕cp,真是蒸煮按着你的头让你吃糖。
什么同款同款对视啥的粉丝都不磕了,完全小场面。
搞得我很惶恐。


突然有个超级炫酷的灵感!!!
我一定要写出来!!!!


你头上这钗是长生与你的。

原是如此。

如今我知道了,如意郎君,需得我真心喜欢。

惟愿他好,

他好时,我便开心。

我好他不好时,我不开心,

只要他好,我好或不好,我都开心,那方是真心喜欢,方是真心悦爱一人。

我看长生便是如此,他骗我也好,我只要他好。

他若开心,我便开心。

 

————灵魂摆渡

以前看过《自杀专卖店》的原著,当时乍一看感觉有种冷幽默,本来以为是一个治愈向的作品,结果结局神来一笔,顿时让整个作品的定位焕然一新。

今天没事看了一下电影版,不得不说画面,场景,镜头,色彩和配乐简直赞爆了,而且男主角的配音有种超级萌萌的感觉。

可能是考虑到面向大众的原因,改动了结局,似乎是一个欢乐美好的大团圆,但是店长最后给了那个顾客一个氰化钾味的可丽饼,其实导演又从另一个方面将结局搬上舞台,故事基调依旧是灰暗的。

而结局那个全景,只有一部分有色彩,在我个人的感觉中就如同最后死去的那个人一样,自杀依旧是存在于这个世界的。

小男孩拯救了他们一小部分人,可是看不见的地方依旧灰暗而压抑,和原著中小男孩拯救了一家人,自己却跳楼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我记得剧情中有一段小男孩他爸让他抽烟,并告诉他这是对身体好的东西,小男孩和朋友坐在房顶上单纯幸福的抽着烟,并在朋友的指责中轻轻松松的说了一句,“我爸爸说这是对身体好的东西。”

这一段我记得原著中似乎没有,也可能是有但我记不清了,但是不得不说剧情中这一段真的很妙,让我看的非常揪心,不由自主的想到原著中的小男孩最终选择跳楼,其实是否是因为他的快乐从这里开始变质。

这和《自杀空间》给我的感觉不同,他从头到尾都是压抑的,灰暗的,让你从始至终都明白,故事的走向是死亡。

可《自杀专卖店》却给人的感觉截然相反,我最初看的时候甚至觉得有些逗,特别是店长对电话另一端的葬礼表示恭喜那一段,可是看完后细想又有种细思极恐的感觉。

他拯救了一些人,可他无法拯救全世界的人。

他扬着笑容拯救了家人和朋友邻居们的负能量,然后他自己跳楼了。

……

港真,回想一下,我这些年站过的Cp,真的是一部血泪史。

盗墓笔记,大家站瓶邪,然后我站邪瓶。

黑子,大家站ALL黑,或者火黑,我站青火o(╥﹏╥)o

一人,大家站也青,我站青也。

逆CP之多,我忍忍也就过了,然而最让人绝望的是,一部作品里,我最喜欢的那个人一定会死,这真的在我心口开了一枪。

犬夜叉,我最爱桔梗,然后桔梗挂了。

海贼王,我最爱艾斯、,然后艾斯挂了。

秦时,我最爱墨鸦,然后墨鸦挂了。

飞花我最爱公子狄,然后公子狄挂了。

镜系列我最爱苏摩,然后苏摩挂了。

至于摩合罗,基本就是我喜欢一个死一个,呵呵呵~~~~

这些年从电视剧到电影,从动漫到小说,我爱过的人尸体都可以躺一条街了,我逆过的CP也已经数之不尽了。

特别是艾斯,真是我最难以接受的一种情况,其他喜欢的角色到底都带着点悲情色彩,可海贼啊,除了杂鱼压根就没死过人的一部漫画,偏偏我最喜欢的那个就死了!!!!

哭了我整整一礼拜,目前只有我最爱的龙马和少爷还活的好好的。

可是少爷也虐的我想骂娘!!

当年入圈明明是耽美向啊,现在咋就变成了黑暗虐心虐身漫了o(╥﹏╥)o


……

港真,我可能有毒。



来自时间城的少年,最光阴。

最美狗哥,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个人啊,至情至性,单纯纯粹。

我觉得他的名字就将他的所有美好展现出来了。

最近看了一部漫,其中一个cp叫日狗2333333
笑疯!!!!
提示,玄机出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