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月流火

不定期掉落各种cp段子……

叶王、青火和邪瓶是我搞得同人中见过神仙写手最多的三对cp,真的是满汉全席,各有各的滋味。

扎心了

歲月之聲:

大早上的就给我一个暴击…你的良心不会痛吗(哭着滚走

ZOE:

 @歲月之聲 然后我就想到了你喜欢的苍佛。。。。

我首页的姑娘们,真的,可以看看这对神仙cp😭😭😭
我的老天鹅,真的sxbk的甜,zqsg的真啊!!!!

以前看过《自杀专卖店》的原著,当时乍一看感觉有种冷幽默,本来以为是一个治愈向的作品,结果结局神来一笔,顿时让整个作品的定位焕然一新。

今天没事看了一下电影版,不得不说画面,场景,镜头,色彩和配乐简直赞爆了,而且男主角的配音有种超级萌萌的感觉。

可能是考虑到面向大众的原因,改动了结局,似乎是一个欢乐美好的大团圆,但是店长最后给了那个顾客一个氰化钾味的可丽饼,其实导演又从另一个方面将结局搬上舞台,故事基调依旧是灰暗的。

而结局那个全景,只有一部分有色彩,在我个人的感觉中就如同最后死去的那个人一样,自杀依旧是存在于这个世界的。

小男孩拯救了他们一小部分人,可是看不见的地方依旧灰暗而压抑,和原著中小男孩拯救了一家人,自己却跳楼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我记得剧情中有一段小男孩他爸让他抽烟,并告诉他这是对身体好的东西,小男孩和朋友坐在房顶上单纯幸福的抽着烟,并在朋友的指责中轻轻松松的说了一句,“我爸爸说这是对身体好的东西。”

这一段我记得原著中似乎没有,也可能是有但我记不清了,但是不得不说剧情中这一段真的很妙,让我看的非常揪心,不由自主的想到原著中的小男孩最终选择跳楼,其实是否是因为他的快乐从这里开始变质。

这和《自杀空间》给我的感觉不同,他从头到尾都是压抑的,灰暗的,让你从始至终都明白,故事的走向是死亡。

可《自杀专卖店》却给人的感觉截然相反,我最初看的时候甚至觉得有些逗,特别是店长对电话另一端的葬礼表示恭喜那一段,可是看完后细想又有种细思极恐的感觉。

他拯救了一些人,可他无法拯救全世界的人。

他扬着笑容拯救了家人和朋友邻居们的负能量,然后他自己跳楼了。

……

港真,回想一下,我这些年站过的Cp,真的是一部血泪史。

盗墓笔记,大家站瓶邪,然后我站邪瓶。

黑子,大家站ALL黑,或者火黑,我站青火o(╥﹏╥)o

一人,大家站也青,我站青也。

逆CP之多,我忍忍也就过了,然而最让人绝望的是,一部作品里,我最喜欢的那个人一定会死,这真的在我心口开了一枪。

犬夜叉,我最爱桔梗,然后桔梗挂了。

海贼王,我最爱艾斯、,然后艾斯挂了。

秦时,我最爱墨鸦,然后墨鸦挂了。

飞花我最爱公子狄,然后公子狄挂了。

镜系列我最爱苏摩,然后苏摩挂了。

至于摩合罗,基本就是我喜欢一个死一个,呵呵呵~~~~

这些年从电视剧到电影,从动漫到小说,我爱过的人尸体都可以躺一条街了,我逆过的CP也已经数之不尽了。

特别是艾斯,真是我最难以接受的一种情况,其他喜欢的角色到底都带着点悲情色彩,可海贼啊,除了杂鱼压根就没死过人的一部漫画,偏偏我最喜欢的那个就死了!!!!

哭了我整整一礼拜,目前只有我最爱的龙马和少爷还活的好好的。

可是少爷也虐的我想骂娘!!

当年入圈明明是耽美向啊,现在咋就变成了黑暗虐心虐身漫了o(╥﹏╥)o


……

港真,我可能有毒。



来自时间城的少年,最光阴。

最美狗哥,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个人啊,至情至性,单纯纯粹。

我觉得他的名字就将他的所有美好展现出来了。

最近看了一部漫,其中一个cp叫日狗2333333
笑疯!!!!
提示,玄机出品。

青也《随笔》

漫天的烟火如七月的柳絮,十二月的雪花,无一不是美的,周围落下沙沙的声响如同细雨。

青年穿着雕龙绣金的暗黑长袍,漆黑斜长的眼尾勾勒锋芒冷冽,他微微抿着唇,无形之中透露出属于上位者的威严和孤高。

他有一双非常好看的手,玉竹一般骨节分明劲瘦有力,而此刻他的手里握着另一只伤痕累累的手,不知是鞭痕还是给什么利器划过,如今即便好了伤疤依旧如同蜈蚣一般蜿蜒在整个手背上,惨不忍睹。

可青年毫无在意,他像是对待稀世珍宝一般小心翼翼的牵着这只属于男人的手,慢慢的走到不远处的石桌前坐了下来。

石桌上摆着几盘糕点和一壶酒,旁边的侍女抬手要为他斟酒却被拦了下来,他自顾自的斟了一杯亲自递到了男人嘴边,唤他:

“轻言。”

青年眼里的冷芒也在触碰男人时化作万般柔情,温如春水。

这本该是一副美好的画面,可却让人觉得莫名诡异,因为那个男人自始至终都毫无反应,空洞的眼眸无论看着谁都如同深渊,不起一丝波澜。

召南有些不能理解,那个男人明明是神识被封了,眉心深处的银针带有术者的印记,即便隔的很远,她也看见那若有若无的白点在朝印记冲撞,可惜却始终被牢牢禁锢,神识被禁,只能无望的呆在黑暗里看着尘世流转,谁会这么残忍?

直到后来召南终于知道是眼前这个百般温柔的青年,金玥的帝君姬怀襄,召南依旧不能理解,这个在金玥王朝上下七百年历史上最伟大睿智的帝王,为何另可守着一个不言不语的活死人,也不愿放手让他离开。


“卡!过了!”


闻言诸葛青脸上的阴冷威严散去,露出温润的笑容来,朝着王也伸出手来:

“方才多有得罪了。”

王也道长目光定定的落在他的身上,眸中复杂的情绪浮浮沉沉,良久,笑道:

“演技很好。”

诸葛青神色不变:“彼此彼此。”

那些隐忍的占有和毁灭,那些深埋其中的嫉妒和深情,他们刻意不提及,如同剧中百般光景,随着那一声卡也终究全归于假象。




马场林《雏菊与旷野》R18

1:车,我就想试试这样的车会不会吞。


正文:


他躬身趴在床上,因为年纪尚小身体看起来还带着少年郎的青涩和单薄,像是一朵还未完全绽放的金色雏菊。

他的小腿紧绷,拉扯出漂亮的线条,长长的头发像是被坠落的星芒所携裹凌乱落在他白玉般的脖子周围,遮住了那张沾染绯色的脸庞。

粗重的喘息在屋内交缠,他被顶的差点撞到床头,又被身后的男人勾着腰揽了回去,速度也逐渐放缓。

“林。”

男人的声音温柔而缠绵,温热的双手在他身上煽风点火,过分温柔带来的快感更像是折磨,他像是被高高的抛在了半空中,藏于云中的游鱼在啃咬他的脚指头,可他是属于旷野的。

林宪明有些忍耐不住,无意识的扭腰去蹭对方的灼热追求更强烈的快感。

马场呼吸一重,被这种单纯的引诱勾的有些失了分寸,掐着他的腰像是掐着一朵盛放于旷野之中雏菊枝干,枝干带动着花朵在风中无力的摇曳,白色的汁液被细细密密的研磨渗出体外,继而滴落在旷野中,交缠出属于他的味道。

马场前一天因为受伤在腰间包裹的纱布,因为他蛮横的动作逐渐渗出血色,常年处于生死边缘的人对这种味道极为敏感,林宪明从燥热的情欲中恢复了一丝清明。

他挣扎,翻身,然后一跃而起。

……

马场躺在床上,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林宪明坐在自己身上,他的双腿还打着颤,脸颊红的几乎能滴出血,态度却是强硬的,他一手撑着床侧,一手抚着马场的坚挺慢慢坐了下去。

这种姿势两人从没做过,一是因为林极为讨厌,二是因为马场知道他不喜欢,所以即便有时候会有些心痒痒却也从未提过,只是他没想到林竟然会主动……

大概是他的眼神实在太过露骨,林本就颤抖不稳的双腿直接一软坐在了马场身上。

马场疼的倒吸一口气,他平息了呼吸,抚摸着林的细嫩双腿,促使对方放松,他的声音温柔而克制,浅灰色的瞳孔是温柔的灰色旷野,坚定的立在原地毫不动摇,等待着稚嫩的花朵慢慢生长。

“林,我教你,来……慢慢的,这样……”

他扶着林的双腿,引导他缓慢的坐下下去,等终于进去后,两人同时大出一口气,林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,然后……

 

……

他们干了个爽!!

 

…………

真的不知道接下去怎么写了,好羞耻!!

对了,亲人们,请拉我进组织,身边没同好,我快憋死了!!